怀孕的那一天,我拉黑了相爱十年的人

来源:宛央女子(Apple1990-kun)


林瑶从来没有想到会再一次遇见程放。

 

她对程放的印象停留在13年前。

 

那时候他们都在读高二,理科班里,男孩子多得很,但林瑶第一眼还是注意到了程放,澄澈的眼眸,似把天上星月抓来放了进去,林瑶一头栽进了那片星河里。

 

程放女生缘极好,每天都会有其他班级的女生站在教室门口等他,陈瑶看着程放和她们聊得那么恣意,一颗心渐渐就沉了下去。

 

陈瑶不敢张口和他说话,也没勇气接近他,所以每天躲在教室的角落里,把那些所有因他而起的情绪写在了日记里。

 

倾注的目光多了,自然也就对程放的兴趣爱好有所理解,知道他每天早上都要吃某家餐厅的蛋挞,林瑶便默默地每天比其他同学早来十几分钟,偷偷地把买给程放的东西塞到他的课桌抽屉里。

 

这么一买,就是700多天。700多天里,程放身边从来没有缺过女孩子。

 

可你说程放到底懂不懂林瑶的心思?怕是懂的,男人都不傻。所以每一次,他从陈瑶身边走过时,都会给她一个特别的笑容,至少,陈瑶觉得那是特别的,这就够了。

 

临毕业的最后几个月,陈瑶还是没崩住。她沦陷在某个夜晚,程放并肩和她走在校园枫林小道时那双温柔地看得见花好月圆的眼睛里。

 

从不主动的陈瑶,像是被蛊惑了一样,不由自主地吻了上去。

 


程放没拒绝,可以没有什么回应。接下来的几个月,他们好像比别人亲近了一点,但好像又没有。陈瑶讨厌极了“若即若离”这个词,那是她的软肋。

 

该怎么形容她和程放的这两年呢?如果没有后来的几个月,那只是她的暗恋,可那个吻……

 

陈瑶想,总够得上“暧昧”吧。

 

美貌的人,总有比别人更璀璨的路,这一点无分男女。

 

程放被一个广告公司看中,拍了一支广告片,效果很好,他又陆续接到了其他几个广告。那些人告诉他:“你条件这么好,应该试试去考影视专业的。”

 

程放动了心。

 

也真的让他考上了。从此他摆脱了那个逼仄的小城,新世界里的灯红酒绿,那才是人生啊。

 

而那个当年为她买了700多份早餐的姑娘——陈瑶,只不过成为他的众多拥趸者,之一。

 


陈瑶后来再也没见过程放本人,倒是电视里常常看到他,虽不是挑大梁的男一号,但也常常是戏份不少的男配,努努力,总还是看得到希望的。

 

程放也结交了新的女朋友,极其漂亮的女孩子,两个人约定,等程放的事业再上一个台阶,在这个繁华大都市里买下房子后,两个人就结婚。

 

可,小运人人都有,大机会却不易光临。

 

大好时光,须臾不过三四年。最关键的那三四年程放没有挣扎出来,从此连小运也越来越少,他所能接到的角色越来越差,再后来,几乎混不下去。

 

那个漂亮的女孩子,眼看他没什么希望,转头牵起了别人的手。

 

收入上远远比不上当红的,开支上又不能像普通人那样,总要有些好东西来撑场面吧。可人生啊,一旦你用上了“撑”这个字,就不那么容易过。

 

程放最终没撑到底,他想,与其这样耗着,倒不如拿着这些年挣下的钱,回到家乡那种二线城市生活。

 

陈瑶是在自己上班那幢大楼的大厅里遇到程放的。

 

那天,她刚按下了电梯楼层,程放走了进来。两个12年没见的老同学,相视一笑,互相加了微信,来不及聊太多,就各忙各的去了。

 

仅仅在这一瞬间,陈瑶就体会了什么是人生。纵然你有再多想法,都还是要踏踏实实做好手头的工作。

 

但,陈瑶不可抑制地又想起了那个吻。

 

程放走的那一年,他们都还只有18岁,就这么一晃眼,12年就晃过去了。12年里,陈瑶心里始终卡着一个程放,不上不下,堵得她的这些年里的人和事都乱七八糟地撞来撞去。

 

陈瑶一直想,如果她和程放当年好好说一句再见,也许她便能学会放下。

 


可是程放悄没声息地走了,她的放下显得很没道理。

 

陈瑶这些年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程放刚走的那几年,她疯也似地寻欢作乐,男朋友换了一茬又一茬。有那么两个,都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是,没来由地,陈瑶就想起了那个月色里的那个吻,这婚就怎么也不愿结了。

 

陈瑶告诉自己:不是我爱程放,而是他们真的给不了我心动的感觉。

 

她把给程放的那个吻,当作了灰姑娘的水晶鞋,所有卡不进来的人,都是没缘分。就这么卡来卡去,30岁了。

 

现在,程放又出现了,那张脸仍然蛊惑人心。

 

林瑶那颗心,辗转发侧,怎么也归不了位了。

 

两个人在小咖啡馆里见了面,12年,细说从头,竟也不过几句话的事。


多悲凉,其实大部分的一生,也都不过几句话的事。回忆是最没用的,几个词,潦倒敷衍,还是此时此刻,一蔬一饭显得更丰足。

 

林瑶想珍惜当下。

 

程放的心里却有点复杂,从离开林瑶到又回到林瑶身边,他的挫败感大于快乐。林瑶,是他坠落谷底的那个底。

 

两个人就这样谈起了恋爱。

 


陈瑶的快乐是巨大的,像是剪短了线的氢气球,一直飞一直飞,没边没沿的。

 

陈瑶这几年淡了谈情说爱的心,大部分精力放在了事业上,开了自己的公司,虽然不大,但由于之前工作中勤勤恳恳,为人又真诚,积累了不少人脉,公司各项业务还算进展的顺利。

 

和程放恋爱后,她把更多的时间用来帮程放开展新事业,她帮程放联系当地的话剧、影视资源,介绍更多的表演机会;她帮他招收艺考学生,开设私人表演培训工作室;她化身他的助理兼经纪人,既干着打杂的活,又操着老板的心。

 

也不是不累的,但心甘情愿。

 

直到陈瑶怀孕。

 


那天,陈瑶给程放打电话,想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儿,他不知道在忙什么,挂断了电话,陈瑶不死心,再打了过去,一个女人接的,只说了一句“喂,哪位”,便急急被切断。

 

陈瑶怕了。

 

这一年,她不是没有感觉的,无数次,她看到程放背着她接电话,也听到半夜里他的手机微信响个不停,可她,明明有机会,也没查他的手机。

 

陈瑶太知道人生虚妄,好日子会飞,所以骗自己也好,她宁愿抓得紧一点。十几年的等待,才换来一次转身,她希望久一点再久一点,久到程放那点不甘心,全死了心,也许就好了。

 

但这个孩子的意外到来,打乱了她的节奏。

 

她的一颗心,彷徨里又多了点希望,陈瑶这一次,真的想安稳过日子了。

 

第一次,她想认真看看这个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原本她是告诉程放今天有事,不去他那里的,其实所谓有事就是去医院里检查。

 

陈瑶比谁都清楚自己回看到什么画面,可当拿钥匙打开程放的家门时,真的看到自己预料的那一幕,陈瑶仍然乱了。

 

陈瑶不记得自己怎么走出那个房间的。

 

她只记得,那天她给程放发了条微信:“我们分手吧。”她等了整整一个下午,她甚至很没尊严地想,只要他道歉,说几句求她的话,她一定会心软的,爱,有时候就是这样不讲道理,陈瑶知道自己的爱,太痴了。


可是,她千想万想,没想到自己等来一句:“分手后,我们可不可以继续做朋友?还有,你以后别夜里给我打电话,白天上班的时候随便你怎么联系我。但是,你不能不管我。”

 

他用了“管”这个字。

 

原来,从来从来,他只要陈瑶的付出,却不要陈瑶的爱。不是别人做了陈瑶和程放的第三者,在程放看来,陈瑶才永远是第三者,只配出现在他最低落的时候,为他托托底。

 


陈瑶把自己在家里关了一星期。

 

说来也奇怪,这一次她本应最难过,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反倒平静了。

 

她不再想起那个吻,那个男人再也给不了她幻想了。

 

不像从前,他一走就是十多年,陈瑶也幻想了十多年。在那些幻想里,程放星辰一样的眼,皓月一样的笑,全是美好的,美好得让陈瑶沉沦,那个没有被回应的吻,夜夜来找她要一场爱情。

 

原来陈瑶爱上的是自己的幻想,在那场幻想里,她觉得自己和程放彼此亏欠一场开始和告别。

 

现在,那个爱情要到了,陈瑶想,原来也不过如此。

 

幻想,终究不过一场幻灭。

 

可没有这场幻灭,陈瑶哪有底气相信,原来最美好的是那个认真爱过的自己。她执着了十多年,终于学会了放下。

 

陈瑶洗了把脸,拉开窗帘,阳光一股脑地倒了进来。

 

她拿起手机,拉黑了那个她十多年念念不忘的名字,她觉得一身轻松,是这样子的,有些男人的出现,也许就是为了成全女人的这一刻:最好,仍是我自己。

 

陈瑶只是觉得,有点亏欠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但,对不起,没缘分真的就是没缘分。


====关于我们====


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谋生亦谋爱。人生的旅途中,大家都在忙着遇见各种人,以为这是在丰富生命。可最有价值的遇见,是在某一瞬间,重遇了自己,那一刻你才会懂:走遍世界,也不过是为了找到一条走回内心的路。有的路,是脚去走,有的路,用心去走。走好已选择的路,别选择好走的路,才能拥有--真正的自己。

点击原文链接,可以购买我的新书哦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